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基层文博人 | 40年倾心专注一件事
发布时间: 2020-08-16       点击数:7302

——记楚汉漆器研究专家聂菲



      聂菲,1960年生于湖南长沙,如今已是花甲之年的她,从16岁开始在湖南省博物馆工作,长期从事漆器整理与研究。那时的她被博大精深的专业知识深深吸引,在这里聂菲确立了自己的目标——守住楚汉文明,致力漆器研究。她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为了充实自己、开阔眼界,1984年暂时告别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到天津南开大学历史系深造,毕业后重返湘博。现为科研与编辑出版部主任,在湘博工作的40年间,不慢待生命的每一分钟,全力投入自己热爱的漆器研究。


参与长沙楚、汉墓漆器整理


      20世纪90年代,聂菲参与了高至喜先生主持的“长沙楚墓”项目研究工作,她主要负责其中漆木竹器文物整理与研究。长沙发掘2048座楚墓,时间跨度长达50年,共出土万余件文物。聂菲要从一万多件文物中寻找漆木竹等文物信息。南方冬天本就潮湿阴冷,进入库房感觉比在外面还要冷上好几倍,寒气刺骨,才整理了一会儿文物的聂菲手指已经冻得不听使唤了,只好停下来搓搓手暖和一下,等手指恢复灵活后,再继续整理。如此往复,好不容易到了夏天,但库房通风效果不佳又闷热异常,条件艰苦,聂菲却毫无怨言,每天都跟着高先生在库房整理文物,一干就是8年。她从130座楚墓中遴选出相关文物1160件,其中漆木器416件、木器427件、竹器172件、皮革器20件、动物54件、植物16件、金属器44件、杂件11件。聂菲对这些文物进行了详细的信息采集、整理等工作,并绘线描图187张,拍摄照片292张。抢救性地记录保存了南楚漆器全部原始资料。聂菲说:“当年第一次整理楚墓出土的2000多年的古尸发髻时,发丝泛黄,味道很重,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恐怖。那时是咬紧牙关坚持整理,如果只是因为自己胆怯就放弃,会造成珍贵文物信息的遗漏,是重大损失。”


      聂菲对待工作不惧困难、勇于挑战。在“长沙楚墓”项目结束后,又积极参与投入到高至喜先生主持的“长沙汉墓”研究项目中。


      2003年以来,聂菲参与了长沙出土2131座汉墓中600多件漆器整理与研究工作。时光荏苒,聂菲在从事整理漆器文物工作方面已经有了自己的经验和总结,这次的项目是对20世纪70年代以来,长沙火车站汉墓和临澧九里楚墓共计130多箱资料、1000余件出土文物进行整理、分类、登录、拍照和绘图。这些沉寂了半个世纪的文物,还是用当年粗糙的黄草纸包裹着,带着文物出土时的泥土气味,动一动就是尘土飞扬。这些已出土的楚汉漆器,因时间、环境的影响,漆器工艺的原始成分会发生变化,造型、漆色、纹饰等外观形态也难与出土时相比。聂菲不仅要与时间赛跑,还要仔细应对漆器文物因外界环境而发生的改变。她坚持信念,踏实肯干,一步一个脚印开始了这项漫长而琐碎的整理工作。时至今日,长达十余年的“长沙汉墓”研究工作也即将进入尾声。工作的繁忙并不止于此,聂菲在2005年还主持完成了湖南省博物馆馆藏漆器文物数据的建档工作,制表600多张,上交一级漆器文物登记表62张。


深入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


      马王堆汉墓被誉为20世纪中国百项考古发现之一,3座汉墓共出土700多件亮丽如新的漆器,其数量之多、种类之繁、工艺之精、保存之好均为考古发现所罕见。马王堆汉墓发掘至今已有40余年,马王堆汉墓田野考古发掘报告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到21世纪初相继出版。由于当年的技术、财力条件限制,以及相关漆器整理、保护工作的局限性,考古报告有选择的公布了具有代表性的100多件漆木器文物,未公布的还有600多件,这影响了漆器资料的完整性、系统性、科学性,也不利于研究领域的拓展与深入。因此,对楚汉墓出土漆器进行科学整理和多学科的综合研究,一直是摆在湘博人面前的急迫任务。


聂菲(左)与研究人员一起讨论漆木器绘制


      2008年聂菲主持“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项目工作,对马王堆汉墓出土漆器进行科学整理和多学科综合研究,历时六年终于结项。其中多项创新成果,深化了汉代漆器研究。聂菲主编的《马王堆汉墓漆器整理与研究》专著(全三册)也在2019年由中华书局出版。这次研究完整公布了马王堆汉墓漆木竹类文物的全部原始资料,遴选1022件标本可作为本区域西汉墓漆器断代分期的“标准器”,大大超过原报告公布的数目。收录器物照片与线图2500多张、铭拓300余张。


填补楚汉漆木器考古年代研究空白


      湖南省历史悠久远在旧石器时代就已有古人类活动的遗迹,东周时期,随着楚人向南扩张,湖南大部分地区逐步成为楚人入湘经营的南楚重镇,因此留下十分丰富楚文化遗存。西汉时期的湖南大部分地区属长沙国,这时期的王、侯及其家族的高级贵族墓葬出土了大量精美文物。湖南及湖南省博物馆是中国古代漆器研究的重地,尤其是在楚汉漆器研究方面更是如此,湖南有着极为丰富的楚汉漆器考古发现。


      据聂菲统计,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湖南省境内20多个县市发现有楚墓出土漆器,其中已公开发布的就有857座,累计出土漆器2000多件。西汉时期出土漆器的墓葬多达200多座,其中有不少属于诸侯王墓与列侯墓等高等级贵族墓,总计出土漆器逾7000件。这为潜心楚汉漆器研究的聂菲提供了先决条件。但这种集资料整理、科学检测和学术研究于一体的工作,是一个艰难浩瀚的系统工程,聂菲始终沉着静心、不为外界所扰。


      聂菲在楚汉漆器研究领域深耕多年,对湖南楚汉墓葬乃至全国战国秦汉墓葬出土漆木器材料如数家珍。熟练地运用考古类型学、文化因素分析法及历史学等方法,对湖南地区1000多座战国秦汉时期墓葬出土的上万件漆器作了全面的梳理,从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67座典型墓葬出土漆器进行了科学的年代分期。填补了湖南出土楚汉漆木器考古年代学研究的空白,为湖南楚汉墓葬的断代研究提供了可靠的参考。通过对漆器残片检测分析,获得了宝贵数据,为现存古代漆器文物修复与保护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聂菲除在楚汉漆器整理与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学术界有较大影响外,还出色完成了其他各项工作。在她主持下,湘博编辑出版了50余部著作,包括每年出版的博物馆馆刊、年鉴、馆藏文物研究大系、展览图录及学术论文集等,为学术界提供了很好的学术平台和研究资料。此外,聂菲还完成了“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楚文物特展”等展览的“漆器部分”内容方案撰写和策展工作。聂菲40年来专注漆器研究,无论是她参与的项目还是她主持的项目,都是倾心而为,她多次被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和湖南省博物馆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2020年1月,湖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对聂菲在2019年度工作中做出的重大贡献予以表彰。


(来源:国家文物局;作者:张丽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