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西汉移民实边和设置河西五郡
发布时间: 2021-12-22       点击数:3129

移民实边和设置河西五郡是西汉帝国为加强与西域的交通,隔断匈奴与羌人联系,进一步根除北方边患,采取的一项重要措施。

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两次出击河西,迫使匈奴浑邪王率众投降,河西地区正式归入汉朝的版图。此后“河西地空”,匈奴右部势力退居到河西北山以北的蒙古高原戈壁沙漠区。为了牢固控制河西这一战略要地,进一步制止匈奴南犯势力,根据张骞提出的“断匈奴右臂”的方案,汉武帝第二次派张骞出使西域,想招徕乌孙“东居故地”,以共同抗击匈奴。但此时,乌孙西迁已久,且内部矛盾较大,故谢绝汉朝欲其返回河西的建议。汉武帝审时度势,决定大力开发河西,移民、设郡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两项。


汉武帝向河西走廊移民

汉武帝时期向河西地区的移民主要有四次。

第一次是元狩三年(前120年)向西北边地包括河西迁移山东(太行山以东诸地)水灾灾民70万人的救灾式移民。这次移民的衣食供给完全由国家包干,而且派遣朝廷的使者,分部将他们护送到迁移之地。当时,从山东到关西冠盖相望,人数很多,颇为壮观。国家为这次移民活动花费了数以亿计的钱。

第二次是元狩四年(前119年)始筑令居(今永登境)要塞,并“初置酒泉郡,后稍发徙民充实之”。这次移民规模可能不大,因为汉武帝当时正将充实河西的希望寄托于乌孙。

第三次是元狩五年(前118年)“徙天下奸猾吏民于边”。这是一次惩罚性移民,就是将全国各地为非作歹、奸险狡猾的官吏和平民迁徙到边境地区。河西走廊是当时新开发的边境地区之一,故而也是这次的重要移民地。若按汉平帝元始二年(2年)全国编户人口3%计,奸猾人口总数约180万,如果其中1/10迁往河西等地,就有18万。汉武帝天汉二年(前99年),李陵率步卒五千出居延,寻找匈奴作战。“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就是指以前迁徙河西的“奸猾吏民”。

图片图片

榆林石窟壁画《农作图》


第四次移民是元鼎六年秋(前111年)向河西的移民。元鼎二年张骞使西域还,报告了乌孙无法东归的情况。汉武帝眼看“浑邪地空无人”已多年,于是在此年再次派遣汉军将匈奴残余势力逐至漠北,解除其对河西的威胁,“乃分武威、酒泉地置张掖、敦煌郡,徙民以实之。”这次汉朝要在河西设郡设县,移民数量当应在10万以上,是一次大规模的移民。敦煌著名大姓索氏就是这一次从巨鹿南和迁到敦煌的。

向河西等地的小规模移民也不少。当时迁徙河西地区的主要对象有“关东下贫,或以抱怨过当,或悖逆亡道,家属徙焉”等。“关东下贫”就是中原地区生活无着落,生存不下去的贫苦农民。“抱怨过当”“悖逆亡道”,用现在说法就是刑事犯或犯有危害国家安全罪者,轻犯者全家被强制迁往边地,重者本人被处死,其家属被强制迁到边地。例如元封三年(前108年),“武都氐人反,分徙酒泉郡”;征和二年(前91年),巫蛊事起,“其随太子发兵,以反法族,吏士劫略者,皆徙敦煌郡”;宣帝时,司马迁外舅杨恽心怀不满,被人告发,本人以“大逆无道要(腰)斩,妻子徙酒泉郡”等。此外,也有戍卒自愿留下,把家属接到河西的。还有平民自愿迁徙的,如赵充国一家,“陇西上邽人也,后徙金城令居。”他们为甘肃边地的保卫和开发做出了贡献。还有河西郡县到东部招徕的流民,如敦煌悬泉汉简出土有河平元年(前28年)敦煌郡派吏员到东海、泰山二郡收徕流民的过所,同类活动当前后皆有。

《汉书·地理志》载,西汉元始二年(2年)河西五郡有109740户529859人。如果将编户民与戍卒两项加起来,四郡人口总数或近百万人了。这些移民迁到河西各地,改变了当地人口的民族成分,使河西变成以汉族为主体的地区,有利于国家政令的贯彻和社会的稳定。其次,这些移民是河西等地区农业经济的较早开发者。史书中说,当时“朔方、西河、河西、酒泉皆引河及川谷以溉田”,农业生产迅速发展。还有,移民从事的经济活动改变了当地的经济结构,由比较单一且脆弱的畜牧、狩猎经济向有稳定收成的农牧兼营的方向发展。而且,内地来的移民还是协助边境守御、保障国家边塞安全和丝路交通的重要力量。


河西五郡的设置时间

人们习惯称汉代敦煌、酒泉、张掖、武威为河西四郡,但河西五郡的提法由来已久。悬泉简神爵元年(前61年)十一月大司农给河西诸郡农田官的文移中,就将“敦煌、酒泉、张掖、武威、金城”五郡并称,窦融到张掖曾被推为“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而唐初官修的《晋书·地理志》言:“汉置张掖、酒泉、敦煌、武威郡,其后又置金城郡,谓之‘河西五郡’”,则更明确。河西五郡的说法颇具历史和战略眼光,因为金城郡之治所允吾及西汉所属13县中有8县,东汉所辖10县中有8县在黄河以西,其余2县也在黄河之滨,从地理位置来说是名副其实的河西之郡。况且,金城郡西绾河西走廊东口、南接羌中道、北拒匈奴出没的腾格里沙漠,政治和军事地位太重要了,怎能将金城郡排除于河西诸郡之外?

河西五郡的设置时间,除金城郡的设置时间——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毫无争议外,其余四郡的设置时间在《史记》《汉书》诸篇章及《资治通鉴》等书中的说法很不一致,引起学界的纷争,至今尚无统一的意见。酒泉郡,有元狩二年(前121年)、元鼎二年(前115年)、元鼎六年(前111年)后、太初元年(前104年)、元封三年(前108年)后、征和五年(前94年)以前、武帝时、征和时诸说;张掖郡,有元鼎六年后、太初元年、元封六年(前105年)前、征和五年前、武帝时诸说;敦煌郡,有元鼎六年、征和二年(前91年)前、后元元年(前88年)、武帝时诸说;武威郡,有元狩二年、元鼎二年(前115年)后、太初四年(前101年)、神爵元年前(前61年)、地节三年(前67年)前、武帝时诸说。清代学者钱大昕、齐召南、全祖望、汪之昌、朱一新等各自进行了考据,说法仍有分歧。20世纪,在河西各地先后出土大量秦汉简牍,为四郡设置年代的探讨提供了原始的新材料。陈梦家、劳榦、张维华、张春树、齐陈骏、刘光华、周振鹤、王宗维、李并成等学者利用汉简、考古资料结合传世文献,对河西诸郡设置年代进行了更科学的考证。

图片图片

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的木牛拉犁


综合学者们的研究成果,参以己意,现对诸郡设置年代略述如下。

元狩二年(前121年)浑邪王降汉,河西主权归汉朝,但“地空无人”,汉朝随即开始向当地移民。但移民花费的财力、物力、人力极大,汉朝因连年用兵,财政吃紧,汉武帝遂将乌孙东归故地的希望寄托于第二次出使西域的张骞,所以动作不大。元鼎二年(前115年)张骞使还长安,报告了乌孙无法东归的情况,汉武帝随即以令居为基地和据点,向西筑长城,构建以长城和沿途烽隧亭障的河西边境防御系统,同时加大移民速度,当长城筑到酒泉时,遂设置了张掖、酒泉二郡。《史记·平准书》《汉书·食货志》言二郡设置时间元鼎六年(前111年)是不无道理的。置张掖郡是为“隔断羌胡,使南北不得交关”,设酒泉郡则是为“通西北国”。二郡分别在河西走廊东部和西部,大致以今黑河及其以北的盐池明海沙漠区为界。

汉若想进一步扩大在西域的影响,就必须经营通往西域的道路。敦煌是中西交通的咽喉要地,东西方文明荟萃的枢纽,因此在河西走廊西部专设敦煌郡是非常必要的。《汉书·武帝纪》记征和三年三月“重合侯马通四万骑出酒泉”至天山,击匈奴,说明公元前90年敦煌尚未置郡,故而所出之塞是酒泉塞,这就排除了敦煌建郡于元鼎六年(前111年)及征和二年(前91年)二说,只能以《汉书·地理志》注:“武帝后元元年(前88年)分酒泉置(敦煌郡)”为是。

金城郡系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取天水郡的榆中、金城,陇西郡的枹罕、白石,张掖郡的令居、枝阳设置。由此可知,当时整个走廊东部直至今西固区的金城县西都属张掖郡,并无武威郡,这就排除了文献中武威郡设置年代的前三个误说。劳榦以居延汉简各编年简中所述诸郡名称等考定,武威郡始设于宣帝元凤元年至地节三年间(前80-前67年)。目前的研究,大致不出劳说。武威郡原为匈奴休屠王驻牧地,汉武帝开河西后,为张掖郡地,宣帝元凤元年至地节三年间始分张掖郡东部地设武威郡。


河西五郡及其辖县

张掖为“故匈奴昆邪地”,郡名取“张国臂掖”之义,治觻得(今甘州区明永乡黑水古城),平帝时有24352户88731人,下设10县:觻得县;昭武县治今临泽县板桥、鸭暖一带;删丹县治今山丹县霍城乡双湖村古城;氐池县治今甘州区东;屋兰县治今甘州区碱滩镇古城村一带;日勒县治今山丹县清泉镇;骊靬县治或在今永昌县红山窑乡高古城;番和县治今永昌县焦家庄西寨故城;显美县治今凉州区丰乐镇一带;居延县治今内蒙古额济纳旗。


图片图片

武威汉简《士相见之礼》

酒泉郡名来自“城下有金泉,泉味如酒”。平帝时,治禄福(今肃州区)有18137户76726人,下设9县:禄福县治今高台县骆驼城乡永胜村西;乐涫县治今肃州区下河清乡皇城遗址;天䧇县治今玉门市清泉乡西古城;玉门县治今玉门市赤金镇;会水县治今金塔县双古城村一带;池头县治今玉门市花海比家滩古城;绥弥县治今肃州区临水乡古城村;乾齐县治今玉门市玉门镇绿洲。

敦煌郡名的来历,古代释为“敦,大也;煌,盛也”;现代研究有《山海经》中“敦薨”即吐火罗的异译说和敦煌系古突厥语“瓜”音之转说。郡治敦煌(今沙州镇党河西岸),平帝时有11200户38335人,下设6县:敦煌县,冥安县治今瓜州县锁阳城镇南岔大坑古城;效谷县治今敦煌市郭家堡乡墩湾村古城;渊泉县治今瓜州三道沟镇四道沟村;广至县治今瓜州锁阳城镇破城子古城;龙勒县治今敦煌市阳关镇北工村寿昌城遗址。

金城郡名来历,有“初,筑城得金,故曰金城”,有“称金,取其坚固也,故《墨子》曰:‘虽金城汤池’”,有“以郡在京师之西,故谓金城。金,西方之行”诸说。郡治允吾(今青海民和县下川口),平帝时38470户149648人,下设13县:允吾县;榆中县治今兰州市城关区东岗镇一带;金城县治今兰州市西固区西固城;枹罕县治今临夏市枹罕镇双城村;白石县治今甘南州夏河县曲奥乡一带;令居县治今永登县城关镇;枝阳县治今永登县苦水镇;浩亹县治今永登县河桥镇;允街县治今兰州市红古区红古城一带;河关县治今积石山县大河家镇大墩村北;破羌县治今青海省乐都区老鸦城;安夷县治今青海省平安区境;临羌县治今青海省湟源县城东南。

武威郡治姑臧(今凉州区金羊镇赵家磨村古城遗址),平帝时17581户76419人,下设10县:姑臧县,匈奴故盖臧城,音讹为姑臧;张掖县治今凉州区王景寨古城;武威县治今民勤县泉山镇西北古城;休屠县原为匈奴休屠王城,治今凉州区四坝乡三岔村古城;揟次县治今古浪县土门镇;鸾乌县治今古浪县城北小桥堡;扑寰县治今古浪县大靖镇扑寰故城;媪围县治今景泰县芦阳镇吊沟古城;苍松县治今古浪县黑松驿站古城;宣威县治今民勤县大坝乡文一农科队古城。

以上五郡诸县地望,皆依刘光华主编《甘肃省志·建置志》所考,特此说明。

图片图片

祁连山脉

河西五郡的设置是我国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事件。首先,其使河西成为“断匈奴右臂”的战略基地,加强了西汉的防御能力,推动了西域各族与汉朝联合对抗匈奴,成为中央王朝控制西域地区的坚强基地。其次,它为丝绸之路的畅通提供了条件,保障和便利了中国与西方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最后,新兴的河西走廊农业区的出现,在实现所谓“隔绝羌胡”目的的同时,促进了河西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扩大了我国农业区经济与游牧区经济的结合,构成了农牧业相统一的古代国民经济体系。

来源丨甘肃日报(文/汪受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