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和林格尔县发掘31座汉墓出土器物200余件
发布时间: 2021-11-08       点击数:3975
图片
图为考古部门发掘的铜铃和印章。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片
图为考古部门发掘的陶罐。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近日从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院了解到,考古人员在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发掘出31座汉代墓葬,根据墓葬形制与出土陶器、钱币可推断出,墓葬横跨西汉中期至东汉早期约200年时间。
发掘的汉墓位于和林格尔县小红城古城西北约1公里的一处台地上。墓葬以西约2公里的明代大红城古城附近曾发现众多散布的汉代遗物,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初步推断明代大红城古城下可能叠压了一座汉城。
此次发掘墓葬分布密集且形制多样,有土坑竖穴墓、土洞墓、砖壁墓、砖室墓等,均为中小型单室墓。出土随葬器物种类包括陶器、釉陶器、铜器、铁器、石器、木器、贝壳等,共200余件。
据了解,此次发掘的墓葬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西汉中期至西汉晚期,墓葬形制多为土坑竖穴墓、土洞墓,出土的陶壶假圈足较短、多有模印辅首衔环,出土钱币全部为西汉“五铢”;第二个阶段为西汉晚期至王莽时期,主要为砖壁墓,出土陶壶假圈足增长、辅首变小、鼻钮相对突出,出土钱币也全部为西汉五铢,三官五铢占大多数,这一阶段墓葬数量最多,是土洞墓向砖室墓的过渡阶段;第三个阶段为王莽至东汉早期,这一阶段墓葬数量少、墓葬规模缩小,随葬品种类少而简单,出土钱币“大泉五十”,说明这一时期战乱导致民不聊生。
另外,在其中一个墓葬中出土了一对仰身直肢下葬的夫妇,遗骸保存较差。在女主人遗骸的腰部,摆放着一面四乳四螭纹的小铜镜。墓室的前方,摆放着几个保存完好的灰色陶器,有的陶罐里装着种子,说明“事死如事生”的汉代人,将耕种和生活的希望带到墓穴。
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文博系教师李鹏珍介绍,陶器组合与漆器的普遍使用,是小红城汉代墓葬最大的特色。虽然多数漆器的木胎腐朽严重不能提出,但在发掘过程中仍留下了一批宝贵的图像资料,而墓葬中出土陶器数量可观、种类多样、保存较好,充分反映了当时该地区墓葬陶器的随葬情况。
和林格尔县历史悠久,古称“成乐”,秦属云中郡、西汉置定襄郡,北魏时曾建都盛乐。东汉初期,匈奴、乌桓、鲜卑等少数民族散居于我国北方,汉王朝为了有效地管理民族事务,派遣最高军政首长,称为“护乌桓校尉”。此官职代表皇帝行事,传达朝廷的命令。
图片
小板申汉墓复原
1972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新店子乡小板申村发现了一座东汉古墓,墓分前、中、后三主室和三耳室,全长约20米。墓壁、墓顶及甬道两侧有壁画50多幅,榜题250多顶。这是我国考古发掘迄今所见壁画最多、内容最多、榜题最多的汉代壁画。这些壁画形象地反映出东汉时期我国北方多民族居住地区的阶级关系、民族关系和社会生活面貌。
从壁画内容及榜题得知,墓主为东汉王朝派到北方民族杂居地区的持节护乌桓校尉。
壁画内容有反映死者的仕途经历,以及升迁各任时的车马出行图;有死者历任官职所在城市和府舍的官府图;有反映统治阶级生活的饮宴、舞乐、百戏等描绘;有反映东汉时社会生产活动的场面,如农耕、庄园、牧马、放牛等图;有当时社会生活的写照,如少数民族的装束、发式、相貌,以及祥瑞图和一些圣贤、忠臣、孝子、烈女的故事图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