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点介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参观浏览 > 景点介绍
海昏侯刘贺墓园
发布时间: 2019-11-27       点击数:7986

墎墩刘贺墓园平面呈梯形,南北宽 141186 米,东西长 233248 米,垣墙周长868米、宽约2米,共占地约 4.6 万平方米。墓园内由两座主墓、七座祔葬墓、一条外藏坑和园墙、北、东门及其门阙、寝、祠堂及园寺吏舍等构成。园内有完善的道路系统和排水设施。有的祔葬墓前建有祠堂。侯墓和侯夫人墓两座主墓同茔异穴,占据了墓园最高、中心的位置,两墓共用一个面积约 4000 平方米的高台。其礼制性建筑由东西厢房、寝殿和祠堂组成。

墎墩海昏侯墓园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内涵最丰富的西汉列侯墓园遗址”。是迄今发现的出土文物最多、种类最丰富、工艺水平最高的汉代列侯墓葬。也是我国长江以南地区发现的唯一带有真车马陪葬坑的墓葬。其墓葬本体规模宏大,椁室设计严密、结构复杂、功能清晰明确,对于研究、认识西汉列侯等级葬制提供了难得的资料。

一、主墓

侯墓(M1)本体规模宏大,上有高达 7 米的覆斗形封土,下有座北朝南的甲字形墓穴,墓室总面积达 400 平方米,内有方形木构椁室。椁室由主椁室、过道、回廊形藏椁、甬道和车马库构成,椁室内出土遗物1万余件(套)。主椁室位于椁室中央,略高出周围回廊形藏椁,由木板隔墙分为东、西室,中间有一门道。其中东室南部东、西两侧为窗,中间为门,西室南部西侧为窗,东侧为门。主椁区东、西、北面为回廊形藏椁,主椁区与藏椁间有徼道,即巡逻警卫之道。主椁区与墓道间有甬道。甬道主要为乐车库,甬道东西两侧为车马库。内藏椁由相连的东、北、西三部分构成,内部又分隔成不同的库。北藏椁区是钱库、粮库、乐器库和酒具库,西藏椁区是衣笥库、武库、文书档案库和娱乐用器库,东藏椁区主要为厨具库的“食官”库。墓棺柩位于主椁室内东室的东北部,有内、外两重棺,輁轴承载,輁轴四轮,为无辐条的“辁”。棺盖较完整,其侧有龙形帷帐帐钩。外棺盖有漆画痕迹,放置三把玉具剑。内棺盖上有彩绘漆画,并有纺织品痕迹。内、外棺之间南部有大量金器、玉器和漆器,其中发现刻有“刘贺”名字的玉印一枚。从整体看,其结构呈居室化倾向,属于西汉中晚期采用“汉制”埋葬的列侯墓葬,墓主人即为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侯夫人墓(M2)封土保存相对完好,发掘前残高6.9米。封土东部发现现代盗洞一处。侯夫人墓目前正在考古发掘过程中。

二、外藏椁

车马坑(K1)位于主墓西部,是主墓本体的外藏椁。外藏椁平面呈长方形,坑体北面开一条斜坡道,坑内木椁和加固木椁的柱子均腐蚀殆尽,仅留有痕迹。此为真车马陪葬坑,为我国长江以南的首次发现。马车经过拆卸,被拆卸下的车马器装入彩绘髤漆木箱内放置在椁底板上,内葬实用车马,计有安车5辆,马20匹以及3000余件装饰豪华的车马器,马的骨架已腐朽殆尽,仅存痕迹。

三、祔葬墓

M3-M9)共7座,M3M4M7M8M9位于墓园东部,M5M6位于墓园北部。除M7坐东朝西外,其余均为坐北朝南。已发掘的M3M4M5平面均呈“甲”字形,封土周围均有排水沟,封土下有夯土基座。

 M3封土高约0.5米,墓室总面积约29平方米,墓内棺椁已腐朽,仅存痕迹,出土青铜器、陶器等30余件文物。

 M4封土高约1.5米,墓前有地面建筑遗迹,平面呈“凹”字形,仅存墙基。墓室平面呈正方形,总面积约31平方米,墓内有一棺和一椁,出土青铜器、陶器、玉器等100多件。

 M5封土高约2米,墓前有回廊形地面建筑遗迹,现存墙基平面呈“凹”字形,墙基外有回廊柱础,有的残存柱础石。墓室总面积约108平米。墓内有一棺和一椁,出土青铜器、玉器、金器和陶器等100多件,其中包括一枚刻有“刘充国印”的青铜印,M5墓主人已确定是刘贺长子刘充国。

M6封土高约1.3米,根据考古勘探成果,平面呈“甲”字形,墓室面积约96平方米。M6墓前残存墙基和柱础,有平面形状为“凹”字形的祠堂建筑遗迹,墓主人可能为刘贺次子刘代宗。

M7封土高约0.5米,暂未进行发掘。根据考古勘探成果,平面呈“甲”字形,坐东朝西,墓室面积约120平方米,墓主人可能为刘贺的姬妾。

M8封土高约1.5米,暂未进行发掘。根据考古勘探成果,平面呈“甲”字形,坐北朝南,墓室面积约70平方米,墓主人可能为刘贺的姬妾。

M9封土高约1米,暂未进行发掘。根据考古勘探成果,平面呈“甲”字形,坐北朝南,墓室面积约66平方米,墓主人可能为刘贺的姬妾。

四、东门

东门面阔5.7米,进深1.8米,东门外有二出阙。南、北两侧门阙现存夯土遗迹,其中北侧门阙的子阙与阙身结合处两侧发现有两墙柱。

五、北门

北门面阔10.6~12米,进深约5.7米。门外为二出阙,北门阙由门阙和子阙组成,发现有墙柱和特殊陶片摆放迹象。北门建筑遗迹发现阶梯遗迹,现存曲尺状夯土墙基,发现有石质柱础。

六、水井

墓园内共发现三座西汉水井,未发现石质井圈,井壁内侧发现脚窝,井内出土有陶罐以及筒瓦、板瓦、瓦当等大量汉代建筑遗物。

七、礼制建筑

1)寝殿遗址

寝殿遗址位于主墓前,现存夯土基址,可见墙基、柱础、柱洞、灰坑遗迹。是正方形有回廊的四出式房屋建筑,边长约10米,四边正中各有一门,灰坑位于北侧门口处。

2)祠堂建筑遗址

祠堂位于主墓前,东西长约14米,南北宽约10米,为长方形的四面有回廊的房屋建筑,其主体夯土基址呈“凹”形,可见墙基和柱础遗迹。为瓦顶大屋顶结构建筑。

3)厢房遗址

东厢房遗址有三间,厢房各房间之间有隔墙,每间房前有圆形灰坑。东厢房应是祭祀活动服务人员,主要是未生育子女的刘贺姬妾的住房。

西厢房遗址有三间,各房间之间有隔墙,可见柱础遗迹和夯土遗迹。西厢房前有水井,应为制作祭品的神厨。


数据来源: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南昌市博物馆、南昌市新建区博物馆《南昌市西汉海昏侯墓》,《考古》2016年第7期。